诲生活,做达人! 请登录 快速注册
城城诲诲

城城:城与城O2O平台卡通形象(男蛇)

城城的性格:喜欢自由、尊重他人、无为(无不为)、不争(与世无争)、顺道(道家思想)

“我的城市我做主!”

诲诲:诲生活卡通形象(女蛇)

诲诲的性格:智慧、美丽善良、乐于助人、善于分享

“诲生活、做达人!”


城与城卡通蛇形象说明:

亚当和夏娃因为蛇的引诱偷吃了禁果。从此人真正成了人!人类真正开始有了我们今天所说的生命!便有了后来的男男女女,直到有今天的城市,人类社会生生不息。今天“城城”“诲诲”两条蛇再次肩负“道”的使命,一起吸引现实城市的男男女女来到城与城,共同开创新的世界。


人类与蛇必有缘:


圣经里蛇是最早登上人类历史舞台的四位主角之一:上帝、亚当、夏娃和蛇。那时,世界刚刚被上帝造出来,除了必不可少的那几大件,光、空气、日月星辰和陆地海洋,就是众多以集体名称出现的有机物,如海里的鱼、空中的鸟、地上的牲畜,并一切昆虫,当然还有青草和树木。那时,只有四位主角可以用语言互相对话。  

这四位主角,只有蛇的性别模糊不清。一直到今天,人们都不清楚,历史上第一位罪犯的性别,究竟是男还是女。虽说后来,蛇以撒旦的名字,成为艺术世界和文学名著里的常客,撒旦就是魔鬼,但魔鬼就一定是男的么?  

说起这条犯下弥天大罪的蛇,其犯罪案情还真有点扑朔迷离,让人疑窦丛生,连战的话,疑云重重。现在的人们,一说起,就是那条引诱了夏娃的蛇,好像他亲眼目击了案情全过程一样。其实,说出“引诱”这个词的,是夏娃。听那话语口气,急急切切、有种脱口而出的味道。按理说,夏娃作为案件主要当事人,她的说辞是不能直接采信的。况且,事件的另一当事人,也是唯一的证人,夏娃的男人,亚当先生,竟然只是嗫嗫嚅嚅地作了几句慌乱的辩解,就把责任全部推到了夏娃身上,不过,他没指证蛇。中国人说,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。突然间大祸临头,亚当倒是没有跟夏娃各自飞(也可能是没想到,也可能是不敢,上帝给的女人也敢不要?这后来成为基督教世界一直争议的问题,至今余波未了),不过如此有失形象的表现,怎不让人伤感地轻吐一声叹息,好在夏娃当时也没太在意。  

但上帝对蛇的宣判,立即就在对亚当夏娃的判罚之前,先予进行了。内容我们已约略知晓:终生用肚皮走路,吃土,被人砸脑袋。判决结果很具体,便于监督执行。本来会说话的蛇,此时一声不吭,连亚当夏娃似的辩解也没作,大概是认栽了,知道说了也是白说。  

那么,蛇真的引诱了夏娃吗?  

如果从头“回放”夏娃、亚当偷吃禁果的前后经过,我们就会发现,断定蛇有计划、有预谋地引诱了夏娃,显然证据不足。让我们从蛇的正式出场开始。当然,我们得承认,蛇出场时的背景音乐是低沉而诡异的,让人想起伊戈尔•斯特拉文斯基或德彪西的某些作品,因为蛇的头顶盘旋着一个形容词“狡猾”,配以蛇的形象,这的确易让人的毛细血管陡然收紧。但你不能因为一个人长得让你紧张,就断定他是恐怖分子。事实上,蛇出场后,它跟夏娃的全部对话是这样的:  

蛇:神岂是真说了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吗?  

夏娃:园中树上的果子,我们可以吃,惟有园当中那颗树上的果子,神曾说,你们不可吃,也不可摸,免得你们死。

蛇:你们不一定死,因为神知道,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,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。  

这就是蛇所说过的全部的话,之后它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,一个字,也没有任何的行为,直到上帝严厉的判罚生效之后,我们再也没有听到蛇说什么。  

因此,蛇究竟为什么要告诉夏娃这个重要事实的真相,它又是怎么知道的;进而,上帝为什么要造蛇;上帝严厉地判罚时,蛇为何沉默无语,难道它默认了自己的犯罪事实,还是另有隐情我们不得而知?蛇的沉默,是否代表它承认了夏娃的当庭指控,等等,这起案件经过叙述的语焉不详,以及旁证的缺失,使我们直到今天,都无法弄清蛇作案的动机、目的所在,以至于我们难以断定,蛇是否真的有罪。  

从事件经过看,蛇并没有撺掇夏娃非吃智慧果不可,是夏娃自己,“见那颗树的果子好作食物,也悦人的眼目,且是可喜爱的,能使人有智慧,就摘下果子吃了”,“又给她丈夫吃,她丈夫也吃了”,就这么简单,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,这事就该夏娃、亚当他们自己承担。但亚当却在第一时间出卖了夏娃;而夏娃则急忙推脱式地直截了当宣称,那蛇引诱我,我就吃了。  

人类历史第一案就此诞生。  

蛇不过向夏娃传递了一个事实和一个真相,却永远地成为第一案的案犯一号。人类知情权的艰难获得,肇始于此。  

许多听过这个故事的人,心里很是疑惑,由蛇传递给人的这个信息,究竟导致了怎样严重事件的发生,竟使得上帝如此雷霆震怒?  

传统的解释是这样的。因为偷吃禁果,是对上帝意志明目张胆的违背,上帝的话也成为耳边风(确实,你看夏娃亚当摘吃禁果时,哪有半点犹疑呵,就跟果农摘自家果园的苹果一样)。吃了禁果,就有了羞耻之心,有了智慧,如果再半点犹豫没有地把生命果也摘吃了,那就跟上帝一样了,这是多么严重的后果,所以上帝雷霆震怒。  

这种解释就像朱熹的《四书五经注》一样,多少年来就这么个说法,好像是说通了,却又让人觉得云飞雾绕的。用中国人的话说,就这么件事,值得发那么大怒气吗?更让人费解的是,居然把这说成什么全人类的原罪,亚当夏娃的所有后人,一出生就带了这罪,直到耶稣上了十字架,才把这罪给一次性赎了,至于嘛?就因为摘吃了一个苹果?  

关于亚当夏娃偷吃禁果的事,权威的结论报告可能省略了一些关键的讲解细节。如果给它做点补充,事情的原委或许就清楚了。  

亚当夏娃偷吃禁果的真正“后果”是什么?是人真正成了人!是人真正开始有了我们今天所说的生命!当然,也就同时有了无可逃遁的死亡!有了充满艰辛困苦的人的尘世生活和绵绵不绝的生命繁衍。  

最关键的,人第一次有了属于人自己的自由意志。  

自由意志,这是人有了真实生命的标志和象征,也是人的真实生命旗帜下,衍生无穷无尽故事和历史的前提与源泉。

人的自由意志是和人的性意识结伴而来的。  

亚当夏娃的所谓智慧、善恶、羞耻之心,最初就是性意识。性意识的萌动和惊醒,标志着人第一次对自身有了意识,认识你自己,这是自由意志的第一步。性意识的启动,也意味着人的新生命诞生成为可能,由人自己而不是由上帝来创造人的生命,这是多么大的一件事呵!不啻于上帝造人本身!更进一步,我们可以推想,上帝最初所创造的世界,还有那个美丽的伊甸园,那里所有的芸芸众多有机物,鱼鸟虫兽、青草树木,包括亚当夏娃,其实和光、空气、日月星辰、大海陆地一样,本是永恒的呵!那些海里的鱼、天空的鸟、地上一切牲畜并青草、树木,至少亚当夏娃这一对男女,他们的生命概念,跟我们今天的生命概念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。因为之前的亚当夏娃本是永恒的,没有我们今天的所谓生,所谓死,没有性,也没有羞耻,没有后代繁衍,也没有辛勤劳作以糊口谋生,没有犯罪没有忏悔,也没有悲欣交集(弘一大师临终语),他们与上帝和融为一体。  

但是,这一切,因为蛇的出现,因为蛇所传递的一句话,全然改变了。  

从此,人与上帝不再亲如一体,就像长大的孩儿不再与父母一体。如果说,上帝给了人最初的生命,那么,蛇,蛇的信息传递,给了人属于自己的真实生命。当夏娃伸手去摘取智慧树的果子时,人类的脚就开始跨向了生与死的界碑。因为既然人自己能够像上帝一样创造出新生命,上帝就必须将死亡同时“授予”人类,否则,这个世界就会可怕地失去必需的平衡,而平衡,正是宇宙世界永恒的法则!从此,上帝目送人类走上了属于他们自己的道路,今后的一切,必须由人自已来承担。  

智慧,从来就不是一粒纯洁的糖果,而是一团包含毒药的烈火。  

多么重大的一件事!你看懂了上帝的震怒吗?那震怒充满了伤感。上帝送别亚当夏娃出伊甸园之前,用兽皮给他们一人做了一件衣服。  

这其实是人类必然的宿命。当四位主角开始分别的时候,上帝一边严惩蛇的“冒失”,一边像允诺亚当夏娃一样,允诺蛇也会有绵绵不绝的后代,像人一样开枝散叶。所以,后来,一直到现在,在广袤的地球上,到处都有了智慧的蛇。而蛇,这个人类智慧的输送者,人类新生命的开启者,直到公元21世纪,才由一条让人类恐惧、厌恶、“砸脑袋”的滑腻腻爬虫,被人重新认出:嘿,这家伙,不就是我们以前的朋友嘛。